页面载入中...

  七十岁的麦克尤恩未显老态,谈吐举止温文尔雅,可能由于他小说过于光怪陆离,当怀着各种揣测去看向现实中的麦克尤恩时,倒觉得他过分友好和平静。但是在聊天时,言谈中还是透露出他幽默有趣的一面。

  从《赎罪》《水泥花园》《在切瑟尔海滩上》《最初的爱情,最后的仪式》到近年来的《追日》《坚果壳》......创作力依然旺盛的伊恩·麦克尤恩,某种层面上几乎定义了读者们对英国当代文学的全新认识。

  麦克尤恩谈在自己的工作状态是每天九点就坐在桌前,需要喝咖啡,然后非常努力的先不看报纸,“但是一般都会失败”。“我喜欢一边有一个记事小本,一边是电脑屏幕,我可以来回用。如果我手上有一个手机,我会很难集中精神工作。我夫人用一个软件叫自由飞人,这个软件可以让我们好几个小时不能上网,只能集中精神工作,我写小说写到好的时候写到畅快的时候很难停止,我是逼着自己如果写的好就一直写下去,因为我知道顺畅的一段是会完的,所以如果写的很顺我就逼着自己不能停。”麦克尤恩说。

  你可以走出卡夫卡,但很难活着逃出纳博科夫

  布依族民间歌唱舞蹈虽说是布依戏的基础,但布依戏之形成与汉族、壮族、苗族的戏曲有密切的联系。布依族与汉族居住地区毗连,有的甚至杂居一处,在经济生活、文化生活等方面密切交往。

  布依戏剧目有三类,即传统剧目、移植剧目和现代剧目。传统剧目包括源于“摩公”的经咒、古歌、傩仪故事、说说唱唱、民间传说故事、民间神话故事等所编演的剧目。其代表剧目如《三月三》、《六月六》、《王玉莲》、《张奉文》、《罗细杏》、《罗赫信》、《三聘村姑》、《人财两空》、《一女嫁多夫》、《金猫和宝瓢》、《吹睹嫖游之害》、《四接亲》、《打草鞋》、《王三打鸟》、《冯相宝马必肖》、《穷姑爷》等。这类剧目的戏话、唱词均用布依族语言,最具民族特色。

  布依族人民在不断的发展中、是善于吸取汉文化养料来发展本民族文化的民族。他们把移植剧目,视为通向戏剧文化的桥梁。这些剧目,深受布依族人民的喜爱,并用自己喜闻乐见艺术形式去规范它们,再现它们,并融入布依族文化内涵特质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西藏新发现距今约700年的遗存壁画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